他曾想在新版《红楼梦》中,弥补87版的缺憾,不

他曾经是87版《红楼梦》剧组不可或缺的一员,在剧组呆了三年,和王扶林,李耀宗一起选角,定角,拍戏,在他们的手下,87版《红楼梦》成为电视剧史上的绝妙篇章,但对他个人而言,却留下了太多的缺憾。


这种缺憾,一直深深埋在他心底,多年来耿耿于怀,当二十多年后,新版《红楼梦》准备筹拍的时候,他再次走进红楼剧组,想弥补当年的遗憾,却不想,缺憾非但没能弥补,反而憾上加憾,成了他终生遗憾。


他,就是周岭,87版《红楼梦》负责后四十回的编剧,新版《红楼梦》电视选秀中担任首席评委,继而出任新红楼的顾问。


87版《红楼梦》的编剧是周磊,刘耕路和周岭。剧组原本想请著名红学家蒋和森担任编剧,因为种种原因,蒋和森无力胜任,就推荐了已在红学界崭露头角的周岭,来接替自己的工作。彼时的周岭年轻气盛,有很强的创作能力。


当时红学界有一个流行的说法“恢复后四十集的战斗锋芒”。于是,剧组让周岭负责后四十回的编剧。


《红楼梦》前八十回是曹雪芹所写,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高鹗续写的《红楼梦》的后40回,与曹雪芹原著旨趣大异,很多人物结局有违曹公本意。


于是,剧组一开始就定下原则,要求按照原著的精神,根据书中判词的指向,脂砚斋批语的提示,再参考多年红学界的研究成果,把八十回之后的故事“构想”出来,创作出最符合曹公原意的剧本。


周岭对后四十回进行了大胆的创新,他听取红学专家的意见,研究脂砚斋的批语,创作出了“香菱之死”“探春远嫁”“袭人被逐”“宝玉离家”“黛玉之死”“贾府抄没,狱庙相逢”“凤姐之死”“巧姐获救”“贾芸求助北静王”“妙玉流落瓜洲渡”“宝玉偶遇湘云”“诸芳流散,贾府消亡”“宝玉悬崖撒手”等剧情。


原本周岭创造的剧本,故事情节和逻辑性都很强很完整,拍成电视剧预计要拍12到14集,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剧本里的大部分情节都被删除了,保留很少一部分,只拍了6集。因为删掉的情节太多,后六集的很多事情,前因后果说得不明不白,观众看了很跳戏。


87版《红楼梦》播出之后,前面是完全依据曹雪芹的前80回改编,没有任何问题,唯独后六集是创新,这后六集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和质疑,很多红学专家纷纷批评,不认可这个结局。


有学者甚至认为,这个结局全然改变了全剧的对立冲突,导致全剧性失败,不仅缺乏逻辑依据,而且从根本上改变了宝黛爱情悲剧的性质。


参加87版红楼梦播出后学会研讨会的专家们则一致认为:


对于后四十回的改编,最明智的态度,应该是吸收高鹗续写合理的部分,最大限度地接近曹雪芹的美学理想,让故事尽量合乎事理人情。可电视剧后四十回的改编,还是未能补续出超过高鹗水平的结尾。


这,成为周岭的遗憾。在潮水般的批评和质疑声中,周岭全盘接受,他只回应了一句话:“希望大家看电视剧的同时,也看一看出版社已经出版的剧本。”


可是,电视剧的影响力多大,家喻户晓,童叟皆知,而剧本,却鲜少有人看到。直到三十年后,周岭才说,自己因为这件事情背了三十年黑锅,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新版《红楼梦》筹拍的消息,让周岭仿佛看到了希望。他希望通过这部《红楼梦》,弥补自己在87版剧中的遗憾。于是,他再次走进红楼剧组,投入到剧组的工作中。


可是,没想到,这次,非但没有弥补他的缺憾,反而让他憾上加憾。


新版《红楼梦》居然喊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口号,那就是“艺术是主观的”。这个口号误导了几乎全体主创人员,甚至误导了作为制片方的投资人。


这个口号偷换了概念,用自己换下了曹雪芹,选择性地遗忘《红楼梦》是曹雪芹的作品,而“主观”的主体应该是曹雪芹,这给所有抛开曹雪芹、背离原著的行为壮了胆,不还原《红楼梦》成了剧组创作的指导思想,这帮人在“无知无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既然“不还原《红楼梦》”的立场,如何能有《红楼梦》的感觉?


新版《红楼梦》不仅选择遗忘曹雪芹的《红楼梦》,任意天马行空,跟着自己的主观感觉走,而且还把87版《红楼梦》设想成假想敌,凡是八七版拥护的,新版都要反对,不管是服装,妆容,还是道具,音乐,统统反对。新版《红楼梦》是卯足了劲,要在可悲可笑可叹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新版《红楼梦》创作最初,就让周岭预感到这部剧已经毁了,因为剧本交给几个从没看过《红楼梦》所谓的才子们手中,剧本是电视剧的关键,剧本的好坏,直接关系到电视剧的成败。这时,周岭就知道,自己在87版《红楼梦》的缺憾,已经成为永远的缺憾,再也弥补不了了。


新《红楼梦》的播出,给后人提了一个警醒,没有实力,没有能力,最好不要翻拍,也再次印证了87版《红楼梦》的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