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交换今晚的月亮吧



这是去年北京冬天的时候拍的,那时候叶子全掉光了,城市变得光秃秃的,又干燥,好像没有什么人和事能和自己有牵连。


想着哪天见到了心上人,就把它摘下来捧进水里,水面弹起波纹,一圈一圈把我所有藏在里面的想念,全都漾出来,而她一丝一毫都不会察觉。



和他一起走的时候,实在没什么好说,一抬头,幸好还能聊月亮,我们比赛说“今晚的月亮像什么”看谁说得多,最后他以说“像刚刚你笑起来的眼睛”取胜。







夏末的夜晚,猫会窜上屋顶,暗自操控着城市里的电线,做成网,等着捞一个发光的月亮,然后带回家,等那个人回来,房间里就已经亮堂堂。





挺有意思的,如果把这两张图的顺序反过来再看,会是不一样的心境。





温柔的人想起她的时候,是没有背景音的,阿仁就是这种人,她是我室友,每次晚上临睡前去厕所,我路过她的房间时,门缝里透出微微暖光,很安静。


如果那时候月亮突然落在她窗前,她也一定不会尖叫狂喜,她会默默趴在窗边,拍张照片然后静静地歪着头看,看一会儿就睡觉。







月亮只是一个被陨石咂的坑坑洼洼石头,它的反照率大概只有7%,大块大块低洼的平原,形成阴暗区,被称为月海,千疮百孔,忧郁黑暗,但月亮反射过来的光,足以照亮地球的夜晚。



为今晚看不到月亮的朋友,做了一个满月。





和喜欢的人第一次出游,其实是有点可惜外面的风景的,因为我的注意力全在对方身上,转头看窗外,随口说:“这太阳还没下山呢,月亮怎么这么着急就出来?”


他说,“那我们约了6点见,你怎么4点就到了?”





忘不掉的感觉就像每晚跟着走的月亮,无论走去哪里,一抬头,还是那张脸。没有流眼泪的情节,是自己和自己较劲,无法和解。


劝说自己的话还是会继续说,一遍不行,两遍,三遍,总会在某个夜晚,再抬头看月亮的时候,就只是月亮,爱不知道什么来的,最后也会不打招呼就结束。







和朋友喝完酒回家的路上,路边的小店在放苏慧伦的《黄色月亮》,正巧听到一句“黄色的月亮下我没有什么事好悲伤”。


朋友推我一下说,你抬头看,为你准备了这么多月亮呢。





今天中秋节,你有在爱你的人身边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月亮,但它又不属于任何人,这是我的月亮,你的呢?


插图 /阿仁 阿飘 睿睿


头图 / 阿仁Aaren




「今晚22:22的报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