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屎官不在家,德牧正式上班,只是拖延症好像

平时贝塔在家里面主要负责“督查”工作,不管你在做什么,每隔两个小时候它总是要来看看,如果这其中有人吃东西,绝对不会被放过,我的生活每天都处在监督之中,几点起床,有没有好好工作,似乎都在贝塔的监督范围之内。


早上,因为三姨生病,收拾妥当之后,我就去了三姨家,贝塔发现我不在家,看着空荡荡的沙发,贝塔想:“铲屎官不在家,没人赚钱,后面还能吃上狗粮了吗?反正铲屎的不在,我来工作一会,说不定也可以有点收获。”索性,贝塔就上了沙发,但似乎对自己的工作不是特别清楚,也不知道干点啥,刚开始就一直在发呆。


电脑不知道咋开,东西不知道咋拍,这回可让贝塔非常为难,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是不是紧张,还是内心有点小小的慌乱,贝塔趴在沙发上啃起脚脚,我想可能是在缓解尴尬,毕竟想工作,又啥都不会是挺尴尬的,前脚啃完啃后脚,好像是我平时弄指甲的样子,其实贝塔不知道,平时它只负责监督我们的工作,如今自己也被监督了。


啃完指甲,贝塔望着远方,眼神都有点迷离,但还是说服自己要挺住,坐在工位上就有工作的样子,如果真的睡着了,今后在这个价的“督查”地位不保,虽然已经非常困,但还是坚持下来,眼神有点迷离和涣散,整个身子也有些不知所错,看来上班的日子还真是难熬,时间过得可真慢,旁边的小姐姐还在工作,我也不能直接就放弃,不然太美面子了。


平时贝塔主要负责监督工作,看到我偷懒就会来偷袭我,如今自己坐在工位上,突然觉着真是不简单,太困了。贝塔毕竟是只德牧,有与生俱来的工作犬的特质,稳重和坚持,只是这个时候它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百无聊赖,所以它时而望着远方如同诗人一样思考,时而面对镜头摆出一个帅气的POS,毕竟形象很重要。


贝塔一直趴在啥发生,无法进入工作状态,似乎就如同有拖延症的我自己,只是我是不到最后一刻不工作,贝塔是不到最后一刻坚决不能睡。贝塔想:平时感觉工作是件简单的事,没想到竟然也不轻松,工作一会就感觉有点累,必须要休息一下啦,还是等着铲屎的回来监督它工作吧,各个部门的工作必须要妥善的分配,不能胡乱的调整部门,否则工作上可能会非常不适应。


在强烈的心理暗示之下,贝塔走下沙发,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自己的午睡,时不时的还翻个身,睁个眼睛,好像是在看铲屎官回来没,恍惚间有种错觉,这像极了爱情,总有人在等你,总有人关心你在不在,你不在好像睡觉都没有那么踏实。你在必须要监督你工作,努力上进,买更好的狗粮!忽然发现贝塔越大越可爱,铁憨憨的气质展露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