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暗自神伤之际,巴方却伤口撒盐,登月失利

围绕9月7日印度登月“失败”的舆论仍在发酵,这里面有赞美之词(多方对印度展现出的航天探索精神表示钦佩),更不乏嘲讽之意。


据观察者网消息,巴基斯坦联邦科学和技术部长法瓦德·乔杜里近日通过社交媒体,“羞辱”了印度登月之举,称印度的航天器是“玩具”,这款玩具是在孟买买的,而不是在月球着落上的。同时他强调,新德里应将财力运用于解决内部贫困方面,而不是一味地搞登月工程。


从巴方这位高官的言论中可以得到几点启发:第一、以印度当前的技术,实施登月还是有些困难的;第二、印度重国防、轻民生的战略方针,加剧了其国内民众的负担;第三、巴方对印度很“不满”,这种不满、厌恶的情绪已经从克什米尔问题转移到印度的其他事务上了。


换句话说,印度登月成功与否,都不会得到巴方的认可,反而在某个层面影响了两国的交往,这种类似于民粹言论的情绪正在印巴民间蔓延,并已经“感染”到了上层。


8月5日,印度议会通过了取消印控克什米尔自治地位的法案,并派遣了大量军队接替了上述地区的民防等事务。同时,印度在政治层面对巴方展开了“攻击”,称新德里有能力同时打赢两场战争。


印度的强硬战略手段和其表现出的侵略野心,深深刺激了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在派遣“同等”兵力的基础上,也和邻居国家展开了军事演习。其结果是,看似一触即发的印巴战争,再次急速降温,并开始延续之前的对峙局面。


但这对于巴基斯坦而言,却不失为一次“羞辱”。印度想打就打,想停就停,巴方的战略方针根本无转圜的余地,这也让巴方民间产生了“一招制胜”的危险想法。可以说,克什米尔问题俨然是堵在印巴之间的一座大山。移除绝非易事,而“爆破”似乎是唯一有效且省力的方式。


不过针对登月一事,巴方的“羞辱”行为,却有些不合时宜。要知道,月球虽然距离人类只有38万公里左右,(一般航天器3天可以到达)但要登陆绝非易事。美国自1969年首次实现登月之来,人类已经50年都未曾涉入该地。


这背后的潜台词是,印度虽然有太空争霸的嫌疑,但其通过扎实的努力,将发射器一次又一次送往太空,这种精神、这种意志、这种谋略不输于任何国家。


反观巴方,虽然一直致力于民生的发展,但时至今日,仍然是不折不扣的农业国家。莫说登月计划的制定,可能连基本的飞机制造都无法实现。(印度的光辉战机勉强算吧)


话说回来,巴方高官的言论也含乎几分道理。至少印度在基础技术不成熟的前提下,不应提前开启登月路途,并将落月地点选择在了极其危险的月球南极区域。


但从此次印度探测器“月船2号”的整个发射轨迹来看,新德里确实已经掌握了入轨、变轨、远程信号通讯等技术,而这也是制造中、远程巡航导弹、超高音速导弹不可或缺的技术。


可以说,通过航天产业的发展,印度在不经意间实现了本方军工技术质的提升;也通过在布拉莫斯巡航导弹、“光辉”战机等制造过程中,实现了航天技术的积累。而这,正是巴方缺失的东西。


对于印度这样的人口大国而言,显然解决12亿人的温饱比较实现(载人)登月,更加棘手;提高全民素质、修补各宗派的割裂比发射航天器更加麻烦。


因而,通过发展国防,加大和外方的争锋,亦或者是“解决”巴方提及的内部问题的方式之一。显然印度做到了,而且取得了积极的效果。目前印度的民粹势力进一步抬头,莫迪总理的政治威望也达到了新的高度。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此次登月事件的落幕,印巴的新一轮冲突或将不日开启,而莫迪政府誓不放弃,将会以此为基点,向太空进军、向月球驻足,直至实现太空争霸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