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的三个“二十八年”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作者倪德刚




毛泽东的一生与数字“二十八”有着许多的特殊巧合。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期间,毛泽东曾用“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征友。而他的一生也可分为三个“二十八年”:从1893年12月26日出生到1921年7月建党,为第一个“二十八年”;从建党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为第二个“二十八年”;从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9月9日去世,为第三个“二十八年”。


第一个“二十八年”,为励志而奋斗


学了六年孔夫子的东西。毛泽东9岁正式入私塾,换了4位私塾先生,认真学习了四书五经、读了四大名著。学四书五经,他掌握了最重要的学习技能——认字、写字。读四大名著,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书中主角为啥没有一个农民?


学了七年西方的东西。毛泽东17岁正式进入新式小学,18岁读中学,19岁读高中,20岁开始读了4年师范。这期间,毛泽东第一次知道“社会主义”这一说法和理论。他读了亚当·斯密的《原富》、孟德斯鸠的《法意》、卢梭的《民约论》、约翰·穆勒的《穆勒名学》、赫胥黎的《天演论》和达尔文关于物种起源方面的书籍。此外,还通读了俄、美、英、法等一些国家的历史、地理方面的书籍,以及古代希腊、罗马的文艺作品,等等。由此,他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一是以法治国;二是真理救国;三是民众联合;四是十月革命;五是思想要解放,反对孔夫子。


学了“三本”马列主义书籍,成了马克思主义者。1919年7月毛泽东第一次提到马克思。那么,毛泽东到底读了哪几本马列主义书籍,更因此成为了马克思主义者呢?1936年毛泽东在延安同斯诺谈话中说:“1920年冬天,我第一次在政治上把工人们组织起来了,在这项工作中我开始受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俄国革命历史的影响。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间,读了许多关于俄国情况的书。我热心地搜寻那时候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用中文写的共产主义书籍。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这三本书是:《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译,这是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阶级斗争》,考茨基著;《社会主义史》,柯卡普著。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而且从此我也认为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这二十八年,毛泽东健身。湘江击水、登山冷浴、长途旅行、研究体育等。他曾研究伦理学,按“修齐治平”来磨炼心志。17岁离家时,还曾给父亲抄诗一首:“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23岁时,立“斗争哲学”思想。他在日记中写道:“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这二十八年,毛泽东“建志”。无志不立,建立志向,才能成为一代天骄。他说,中国的问题是世界的问题。要谋全国人的利益,要进行俄式革命,要建立列宁式的党,要以唯物史观为我党哲学。25岁时,他第一次见到李大钊和陈独秀。28岁时和“南陈北李”共同建立了中国共产党。






第二个“二十八年”,为建立新中国而奋斗


一是建党。建党的时候,毛泽东没有“南陈北李”的威望,也没有张国焘和李达的“本事”。没有李汉俊提供建党场所那样的功劳,也没有李达夫人——王会悟及时警觉转移浙江嘉兴南湖红船的功绩。建党时他是个书记员,从这一点说,毛泽东对建党“无大功”。但在进行党的建设过程中,他功德无量。概言之,有“三大功”无人可比。


第一,军队中的党组织建设。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的部队转移到江西永新县三湾村,在“泰和祥”杂货铺召开会议。会议上,制定了“党指挥枪”、“支部建在连上”和“官兵一致”的原则。自此党组织在军队中系统地建立起来,“三湾改编”的原则至今光辉依旧。


第二,军队中党员的思想建设。井冈山不是水泊梁山,但井冈山的“好汉”确似梁山“哥们”。毛泽东带上井冈山的队伍是农民起义军。井冈山寨主——袁文才、王佐的人马是“土匪”。而朱德、陈毅带上井冈山的部队是国民革命军的旧式军队。这三支队伍合在一起成立了红四军。红四军要想统一思想,显然不是件容易事。在福建上杭古田村,毛泽东召开会议,决定用思想建党。不管是农民出身、土匪底子、军阀经历,只要思想信“马列”就行了。


第三,全党建设。遵义会议前,确切地说是到达陕北前,毛泽东没有管全党、全军党的建设问题的资格。他搞“三湾改编”、他搞“古田会议”决议,也只局限于红四军。而通过“延安整风”,毛泽东把全党的学风、文风、作风彻底改变了;把全党普遍存在的错误思想、组织、制度彻底整治了。经过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抗日战争胜利了,解放战争胜利了,新中国成立了。


二是建军。毛泽东在建军方面,有三点贡献是必须要讲的:第一,党指挥枪。这是中国军队之魂,中华民族之命,共和国之要。第二,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人民军队爱人民。全国人民学解放军,解放军学全国人民。毛泽东讲的不是空话。人民子弟兵,子弟兵就是人民。毛泽东的建军思想,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丢、不能忘。第三,战无不胜。什么叫雄师?什么叫钢铁长城?毛泽东制定我军的信条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中国人民历来不怕死,中国的人民军队也历来不怕打仗。既然打,就得打赢,能打赢现代化战争的军队,才是毛泽东缔造的军队,才是党的军队,才是人民的军队。


三是建立新中国。建党后二十八年,毛泽东的一切作为,诸如,建设党组织、建设军队,等等,都是围绕建立新中国这个核心大事展开的。为什么叫新中国诞生或者说叫建立了新中国?“中国”二字前为何要加个“新”字呢?除了与国民党的“中华民国”以示区别外,其实,此前我们党还曾建立过两个“共和国”和一个合法的“地方政府”。


第一个共和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1931年11月7日建国,首都定在江西瑞金,这是共产党的第一个全国性的政权。制定了宪法,发行了货币,设计有国旗,国歌为《国际歌》。毛泽东被选为第一任主席,副主席为项英、张国焘。


第二个共和国——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1934年10月因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共和国撤离江西瑞金。1935年10月瓦窑堡会议后,改国号为“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第二任主席为博古。


一个“地方政府”——“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前两个“共和国”在蒋介石眼里都是非法的。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国共开始第二次合作。1937年9月6日,“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经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批准,在延安正式成立。主席为林伯渠,副主席是张国焘。这个中华民国地方政府辖23个县,面积12.9万平方公里,人口200万,并且在蒋介石眼里是合法的。1937年9月22日正式取消“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国号。正因为有前两个“共和国”和一个“地方政府”的存在,1949年10月1日建国,我们党才称之为“新中国”。“新”有重新建立之意,更有与“旧”中国彻底区别之意。




第三个“二十八年”,为建设而奋斗


用“二十八年”来说毛泽东最后这一段,有些牵强。从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9月9日逝世,实算是二十七整年。中国老百姓有虚算年龄的传统,毛泽东最后一个“二十八年”,虚算一年也是正常的。


一、建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很不容易。由国民党者统治建立的中华民国社会制度(这个制度我们称之谓: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制度),转变为新民主主义社会制度是极为艰难的(毛泽东原来设想,这个社会制度要持续一二十年后,才能转入社会主义制度);由这个制度再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更加艰难。权力的变更、财产所有权的变更、思想文化话语权的变更,等等,是难上加难。这个过程虽然不如革命阶段流那么多血,但也绝不亚于“流血革命”。谁愿意被“管理”?谁愿意被“剥夺”?谁愿意被“思想”?


这个建制过程中,毛泽东的确有思想智慧。在6位共和国副主席名单中,就有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位非党人士。4位副总理中就有郭沫若、黄炎培两位非党人士。56个部长中有27名为非党人士。毫无疑问,这真正体现了人民共和国的本质,这是其一。其二,在财产的所有权上,采取“四马分肥”的政策,赎买成功。资本家既没有人身损失,更有利益可图,又促进了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其三,改造知识分子的思想。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对知识分子的改造,本质上是对中国文化、西方文化的改造,让马克思主义占领文化阵地。


二、建交。建交与建国同等重要,毛泽东建交思路很清楚,可以概括为“四个一”:即一边倒、一大帮、一大片、一点突破。


一边倒。主要是指倒向苏联、倒向社会主义国家一边,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打开外交局面的必然选择。1949年12月毛泽东访问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同时还签订了《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和《关于苏联给予中国贷款的协定》。这些条约和协定,对于保障新中国的国家安全,推动和加速中国国民经济的恢复发展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都产生了重大影响。至于苏联在我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错误,另论。


一大帮。主要指与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外交关系,苏联第一个带头,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纷纷与我国建交,及时给予新中国外交支持,截止1949年底,就有苏联、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等9个社会主义国家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当然,新中国的成立也壮大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


一大片。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这是事实。毛泽东不仅是中国人民的领袖,也是世界被压迫人民的领袖。有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支持,有了一些西方国家的承认,毛泽东把外交眼光放到了五大洲、四大洋,重点是亚非拉国家。1963年周恩来总理第一次出访了13个亚非国家,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正是因为这些同一阵营的朋友,才促使新中国最终加入了联合国。


一点突破。主要是指我国外交的关节点在于如何改善中美关系。中美关系死结太多、积怨太深。毛泽东用小小乒乓球,点开了中美建交大门,点化了双方外交的冰山。美国总统以非建交国身份来访,在美国历史上也只此一例。中美建交是我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随着时代的变化,随着历史的延续,中美建交的意义越来越大,毛泽东的远见、智慧,是穿越时空的。


毛泽东的外交理论,诸如三个世界论、五项原则论、反霸权论、不称霸论、“不犯与必犯”论,等等,其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


三、建设。这“二十八年”,新中国所有的工作是围绕“建设”展开的。毛泽东并非不搞建设,只是并不太擅长搞建设。也从没有谁敢说自己是会搞建设,会搞社会主义建设的。就连马克思、列宁也没说过这样的话。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推行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但他也从来没说过他会搞这些东西,他只是经常讲,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从来就没有天生就懂革命、建设、改革的“圣人”。


毛泽东时代设计建造出来多少东西,无法统计。如果把制造“两弹一星”的钱、“三线建设”的钱、援助亚非拉穷朋友的钱、抗美援朝、抗法援越、抗美援越的钱、中印之战和中苏之战的钱,等等,都用在民生上,毛泽东时代的民生会是什么样呢?但可以肯定地说,毛泽东不做上述事情,新中国不搞“两弹一星”、不搞“三线建设”等等,中国在世界上是绝对站不稳、立不住的!


世界上没有一帆风顺的道路,世界上也没有万事如意的事业。千辛万苦建立的新中国,谁不急着把新家园建设好,毛泽东也不例外。大跃进,赶英超美,一天等于二十年,全国人民不分昼夜拼命地干活。跃进没成功,没能赶上英国、超过美国,而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又饿死了不少国人,毛泽东更是为此流了泪!


我们的党、军队、国家、社会制度、外交关系,等等,都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建立起来的。要讲其间的功劳谁也没有毛泽东的多,要讲贡献谁也没有毛泽东的大,毛泽东在中国历史上的光辉形象是不可磨灭的。


毛泽东没有个人遗产,中华民族复兴是毛泽东的伟大梦想。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早日实现中国梦是对毛泽东的最好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