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熬出头了(小小说)

图片来自网络


唐小盈感到离成名越来越近了。明显的变化是,她出演的角色,跟从前大不一样。


十年前开启演艺这条路时,她出演的都是匆匆而过的群众角色,每天挣点零钱仅能果腹。那时的她,每晚住地下室,跟女伴挤通铺是常有的事。有一段时间,为了节省住宿费,她跟一个女漂合住一间六平米的小屋,可恶的是,那女漂每晚都要跟男友合睡一床,两人半夜做私房事,对自己一点不避讳,甚至故意大呼小叫。有一回,那女漂的男友趁半夜小解回来,竟欲侵犯自己,被她搧了一耳光,自此她搬离了那女漂,远离了她认为的恶心之地。


唐小盈庆幸跟那个女漂早早分道扬镳,不然肯定迎不来今天的好征兆。近来,唐小盈不仅预感自己快要出名,连自己的男友陈放,离出名也仅一步之遥。这让她很激动。


前晚,男友陈放收工回来对她说:"亲爱的,告诉你吧,我快熬出头了!"唐小盈欣喜道:"何以见得?你感觉到了?"


陈放仰面躺在床上,两手枕在后脑勺道:"原先,我演过店小二,镜头一晃而过,现在都让我演卫兵了;最主要的是, 以前演的都是院内的哨兵,直愣愣地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现在不同了,让我演的是一个国民党将军的侍从卫兵,'长官'进屋,让我在门前敬了礼,你说是不是越靠越里了?再往后,有句台词不就是真正的演员了吗?"


唐小盈觉得陈放说的在理,自己也有这样的感觉。唐小盈躺在陈放对面,脸对脸对陈放道:"我跟你一样,也快到出头之日了!"


陈放掐了一下她的脸颊,笑问:"有啥大变化吗?说来听听,你演的还不是些不露脸的仆人下人吗?"


唐小盈说:"嗯,早不一样了,之前没告诉你。"陈放鼓励道:"说说看,咋不一样了?我也没去你们片场看过。"


图片来自网络


"以前我演过几回穿古装的婢女,都是侍立板着脸,没有台词;还有一回演了一个旧社会被卖的穷人家的小女孩,我穿一身破烂衣衫,蓬头垢面,头上插着两根稻草,跪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一角。镜头从我跟前一摇而过。可是就在昨天,变化可大了。"说到这,唐小盈停下了,像似故意卖关子。陈放急不可耐,捅了她一下:"快说啊,急死了,昨天怎么啦?"


唐小盈带着憧憬的神情说:"昨天吧,让我演了一个民国时期的贴身丫鬟,我去给'大老爷'倒茶,我递过去,'大老爷'嫌烫,上来搧了我一巴掌,摔碎了茶碗;我捂着脸,哭着捡起地上的碎片,大奶奶在一旁骂我'滚!'我没吭声低着头走了。可后来导演让重拍了一遍,为了显出我这个丫鬟的忍耐性,给我加了台词。"唐小盈说这到,仿佛出神地回味,忘了下文。


陈放催问:"到底什么台词吗,几句嘛?"唐小盈不好意思道:"嗯,就一句。'大奶奶'上来骂我'滚!'"我低眉顺眼应'是'。"陈放失望索然道:"不就一个字吗,这也算台词?"


唐小盈不以为然道:"嗳,大不一样,只要让你张嘴,字多字少无所谓,开口说话是关键,你明白吗?"


陈放道:"你说的也许有道理吧?"唐小盈纠正道:"不是有道理,就是这个道理。你想想,以前那些名不见经传的演员,哪个不是从跑龙套过来的?哪个不是从没台词的演员一路走过来的?"


陈放笑:"你总是乐观,这是你的优点,但愿吧。"


唐小盈若有所思道:"咱们熬的火候差不多了,再加一把火,给个机会,说不定哪天蹭一下就出名了,片约一个个雪花一样飞来了。"


陈放哈哈哈笑,"傻闺女,梦想是美好的,道路是曲折的,我送一句话吧。"


唐小盈扭过脸问:"什么话?"陈放叹息道:"道路漫长,多思多虑。"停了停,陈放又补充道,"你要不嫌消极,我再加一句,好自为之,珍重吧,小朋友!"


唐小盈不高兴了,"你从来不往好处想,尽说泄气话,跟你说话真没劲。"


陈放仍然道:"真话都没劲,画饼充饥的话有劲,但没有用。醒醒吧,再熬个一年半载,还没眉目,咱们真得另谋出路了。"


图片来自网络


因两人的理念不一致,唐小盈嫌陈放太过消极,困难时看不到希望,两人又相处了一段便分了手。湖南籍的陈放,真的返乡做生意去了。留下唐小盈义无反顾的坚守。


已经二十九岁的唐小盈,眼见两个外省女漂仅仅在影视基地当了不到两年群演,便先后演上了有正式台词的角色;而自己漂了近十年,尚没演过正儿八经"说话"的角色。这让她深感惶恐。有个好心的大姐提醒她:"你想成名快,太老实不行,脑子要活,该适应的要适应,否则你永远只能漂着。"


后来,唐小盈听了这位大姐的建议,活泛了一次。有天晚上,她直接去找了片场导演,说是自己当群演快十年了,也算有经验了,只缺一个机会,希望给予关照。那个留着板寸头的胖导演,拍了拍她的肩,似笑非笑道:"所有群演都会这么想,想演有词的角好说,有些问题先想清楚了,想通了就好说,就一通百通了,明白吗?"唐小盈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板寸导演再没说什么话,唐小盈想了想,便退出了他的房间。


回到出租屋的唐小盈,一直在想板寸头的话:啥叫一通百通?摆明了,不就是要那个自己吗?她禁不住心里诘问自己:你愿意出卖尊严、出卖灵魂,去换取有词的角色吗?转念一想年已六旬的老爸那张脸,她很快否定了。她清楚,老爸从金钱到精神,以致健康,为她付出的太多,无论如何不能让老爸再为自己伤心了。


打定主意的唐小盈,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她继续耐心寻找机会。但是,三年以后,她还是没有等到有台词的角色。此时的陈放,已在湖南成家当爸了。他将胖女儿的照片发了一张给唐小盈,说是希望美琳当女儿的干妈。唐小盈没有理会陈放的温情和挑逗,直接删了陈放女儿的照片。


又过去三个春秋,人们还是没在银屏的演职表上看到唐小盈的名字。也许出现了,没有人注意吧。这年头,明星多,流星也多,确实难免挂一漏万。


唐小盈走过十六年的演艺路,已近中年的她,仿佛时时都能看到成功的希望,但又时时跟她擦肩而过。成名的一步之遥,离她看来很近,但又很遥远。


唐小盈还在彷徨中坚守,为艺术,也为梦想。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