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后期的连环画为何很多是集体创作--小人书收

上世纪从1970年至1976年之间,很多的连环画创作被冠名于集体创作编绘。这部分的连环画所处的时期应属于文革中后期,故在连环画收藏界把这时期出版发行的连环画称为文革后期的"红色经典"。


(《雁翎队》保定地区《雁翎队》连环画创作组编绘,河北人民美术出版社,1972)


“红色经典"连环画,大多描绘的是当时特殊时期所宣传的英雄人物和英雄事迹,在当时为了满足特殊时期的需要,很多连环画的屝页都印制有毛主席语录。这类具有时代特征的连环画,时至今日,已经成为收藏界的热宠。


集体创作的模式有多种,是一个时期连环画创作的特定符号,其背景是红旗飘飘的年代所赋予的政治需求。


从1970年开始,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原来文稿改编和美术绘画的作者署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类集体创作了。如《鞍钢工人王吉才》,绘画是鞍钢日报社美术组。《毛主席的好学生焦裕禄》绘画是焦裕禄连环画创作组。《雁翎队》绘画是创作组,《新老大》绘画是上海工农兵美术创作学习班。《两个稻穗头》绘画南汇县业余创作组等等。


(《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英雄"铁人”王进喜》1971)


(《“铁人"王进喜》扉页)


集体创作的方法,的确产生了很多优秀的作品,这段时期的作品,大多取材于革命的历史重大事件,有许多描绘社会主义建设中的现实故事。如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工农业生产建设等重大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


当时的集体创作,八大样板戏是最典型的例子。七十年代的集体创作,不单单是连环画,还有很多文学艺术也是如此。如文学作品、戏曲创作、歌曲、舞蹈、绘画等。


(《列宁在一九一八年》扉页,1972)


例如,《列宁在一九一八年》和《列宁在十月》的连环画创作就是上海市新闻出版系统"五.七"干校创作组编绘。这两本连环画是根据同名电影和相关资料编绘的。这两本连环画创作于1969年,分别于1970年和1972年出版发行。这两本连环画创作人员众多,当时经出版社组织安排,由庄宏安执笔编文,著名画家顾炳鑫、颜梅华、罗盘、沈悌如、徐正平、郑家声、钟惠英、何进、扬秉良等参予绘画。


七十年代初,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当时全国除了八个样板戏,鲜有其它文艺作品,这两本连环画的出版,曾经轰动一时。


(《列宁在一九一八年》内页)


岁月如梭,据有关资料介绍,在当时的这个创作集体中,许多作者都已病故。如今,老版重印,也是对故去的画家们的一种缅怀和纪念吧。


为什么在七十年代有众多的集体创作?


集体创作,并非是七十年代才有的,在历史上也是有此例子的。在1958年,我国的经济发展处在“大跃进"的开始阶段,文艺界的大跃进也提出了"一切都为政治服务,文艺为中心工作服务"的口号,集体创作的”三结合"创作方风行一时。即领导出思想,群众出生活,艺术家出技巧。五十年代的集体创作,在各种文艺形式上都已运用,文学、戏剧、歌曲、传记、绘画等,在文学编写和绘画中较为普遍。


七十年代的集体创作,有政治上的需求,也有形式上的赶任务的需要。由于艺术要为政治和生产服务,突出表现工农兵的光荣形象和社会主义工农业生产的大跃进,出版社组织了很多中青年艺术创作人材,包括著名的很多老艺术家共同创作。当时的特殊时期,不提倡个人成名成家的思想,反对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强调集体主义观念。在这种特殊时期下,无产阶级又红又专的思想激励着艺术家的创作。当时,还有一些艺术家受到文革运动的冲击,有的人暂时还没有"解放",虽然是参与了艺术创作,甚至是主创执笔,也不能以个人名字署名。最好的署名方式,则是集体创作。


(《新老大》1974)


(《新老大》扉页)


文革时期的集体创作,是以政治挂帅,以集体主义思想作指导,这些集体创作也是有一定的目的性和要求的。这种集体主义精神在画的内容上必须是为工农兵服务的。从研究题材,绘画表现都是通过集体讨论,党委指导,并吸取广大群众的建议和观点。


集体创作也要强调艺术风格的统一


集体创作即集思广益,反复研究,多探讨问题,草图反复修改,其目的也是为作品臻于完美。


在集体创作过程中,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共同提高创作水平。在集体创作中画家的水平有高有低,如何做到作品的风格统一性和完整性相当重要。绘画创作是一项细致复杂的劳动,可以少数人自由结合进行集体创作,也可以大家在一起研究题材,最后由一名画家去执笔完成。如果共同绘制,则需要绘画风格统一。


(《雁翎队》内页)


今天,我们看到的集体绘制的连环画,大多绘画比较精致,线条流畅,画面绘制精益求精,艺术水准很高。而这些成绩,都是集体的群策群力,其作品经过多人修改润饰和补充的结果。


(《"铁人"王进喜》内页)


小结


随着时代的发展,集体创作的连环画已不再具有政治意义的内涵,它们的艺术特色和时代特征所产生的文化价值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在收藏界,这个时期的连环画由于是文革中红色经典的精品,其收藏价值逐渐得到了连环画爱好者的一致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