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看什么书入了迷:还没看完,有些放不下

毛泽东酷爱读书,一生手不释卷,这尽人皆知。然而,毛泽东读当代文艺书籍,特别是读当代小说并为之入迷,却是鲜为人知。


1952年,毛泽东乘专列南巡。白天,他与同行的民主人士李烛尘先生交谈了一整天,到了晚上躺到床上休息时,毛泽东习惯地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


看着看着便入迷了。他把枕头垫高,一页一页看下去,很久才变换一下姿势。变换姿式眼睛也不离开书。时而侧躺着看,时而仰卧着看。看到深夜1点,卫士张木奇端来一碗面条请他吃。


他坐起了身,却仍在看书。卫士把面碗摆在他面前,又将筷子插入他右手,他目光盯着书,筷子机械地插入面碗便不动了。右手按着书还在读。卫士不敢打搅,直到毛泽东翻书页时才提醒:“主席,吃完再看吧!面条要凉了。”


毛泽东像根本没听见,抓着那一页书翻过来翻过去,反复四五遍。他看的什么书呢?卫士不禁纳起闷来。


“主席,要不……我再给您热热去?”卫士试探着伸手去捧碗。


“嗯,不要。”毛泽东嘴朝碗沿靠近,动作很慢,因为他的眼睛始终是盯着书。呼噜一声,一筷子面条进嘴。偏这时有几个靠近书缝的字看不到,他的一只左手又要把握书又要将书展开一些,便有些力不从心。卫士借机过去帮忙,才看清了那本书,是周立波写的《暴风骤雨》。


毛泽东吃过面条,躺下又看,他看书如饥似渴竟到了这种地步,直到天亮。早晨,他到会客室又见了李烛尘,谈过几句话便说:“我在看一本书,还没看完,有些放不下呢?”李烛尘一听说看书,马上明白了,便起身告辞说:“主席,你快去看书吧,看完书我们再谈话。”


专列经德州往西南,入兰封县境。毛泽东习惯躺在床上看书,随行的罗瑞卿和滕代远希望毛泽东看一会书能入睡,怕车晃得厉害,便命令停车。毛泽东并没意识到,他完全沉浸在书中,把最后几页读完,才像刚从水中探出头一般长吁一声,揉着太阳穴走到车窗前。


这种认真读书的精神,使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感动。


(参见唐斫编著:《毛泽东与读书学习》,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