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残月遇上寂寞相思,便成了这首绝美宋词,最

说起古代的才女,大家第一时间总是不免提到李清照,作为宋词婉约一派的代表人物的她总是被人高度赞誉,更是被推崇为“千古第一才女”。不过在宋代也并不是没有才女能与之分庭抗礼,就像唐代才女中鱼玄机最为出名,但还是有李冶、薛涛、刘采春能与之并成为“唐代四大女诗人”。而宋代被誉为和李清照齐名的大才女就要属朱淑真了。


似乎古代才女的命运都是相似的,甚少有能够幸福美满的,李冶如此,李清照如此,朱淑真亦是如此。朱淑真自小便表现得很聪慧,待到成年已然薄有才名。对于这样的才女,她所求的爱情无非是找到一个能和她有共同语言之人,但是天不遂人愿,她所嫁之人和她并不投契,这也让她后来在《愁怀》中有了“东君不与花做主,何似休生连理枝”的埋怨之语,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封建年代,女子能有这样的话语,朱淑真可称得上是豪放不羁了。


因为在爱情中的郁郁,朱淑真的很多诗词其实都读来很是凄凉怨怼,就像笔者本期要介绍的这首词,正是出自她之手,在寂寞相思的夜晚,看着天上的残月,一首绝美宋词便这样产生了,尤其是最后一句更是美得令人心醉。下面就来和笔者一起走进朱淑真这首绝美之作。


《菩萨蛮》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愁闷一番新,双蛾只旧颦。


起来临绣户,时有疏萤度。多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


这首词语言简单直白,很容易读懂。上阕起首便营造出一幅凄凉的场景,词人一个孤独躺在帷帐之中,身边无良人作伴,只能无聊得看着风景,远处山上的小亭,近处的水榭楼台,原来已然到了秋半时节。而秋天的景象和一个人的寂寞也让词人内心平添几分新的愁闷,然而双眉上旧的愁绪还未消退。其实“愁闷一番新,双蛾只旧颦”这句话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愁闷虽然是新的,但是原因还是旧的,是哪无从排遣的寂寞。


下阕,在这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夜里,此人最终还是决定起身透透气。一个人默然徘徊至窗台处,眼前不是有流萤飞过,让人心情越加烦闷。索性在这样孤寂的夜,举首,夜空中那一轮弯月似乎垂怜我的心绪,不忍圆满。这一句真的是令人叫绝,在词人笔下没有生命的弯月已然被赋予生命,而且懂得词人的心绪,更是陪伴着词人不忍圆满,煞是可爱。


其实细细思量,词人生活中确实缺乏关心,要不又怎么会将月缺这样的自然现象当做是月儿对她的关怀,这又何尝不是她渴望被人呵护关心的情绪的具现,如此描写,给人以别样的凄美之感。


不得不说,在朱淑真笔下,简单的言语便已然清晰勾画出她孤独愁闷的形象,读之不由令人心生垂怜。或许也正是那么多的愁绪和相思成就了她笔下的凄美和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