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校名的背后,有一名浏阳籍烈士女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黎铁桥


前不久,长沙市一中的部分党员教师来到中国共产党长沙历史馆(长沙党史馆)开展支部主题党日活动,他们看到了馆内陈列的一封毛泽东主席1954年4月给武汉大学学生陈文新写的亲笔信(复制件),信封上“武昌 武汉大学”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让人感到十分亲切,因为今年长沙市一中又有不少优秀学生考进了武汉大学,而且市一中的老师每年都会收到学生从武汉大学寄来的信件,信封上“武汉大学”的校名题字与眼前毛主席写的这封信上“是一模一样的”。


“武汉大学的校名题字,就是从这封信的信封上集字而来的。”近日,记者来到长沙党史馆采访,该馆副馆长罗业永这样介绍。她向记者介绍,长沙党史馆开馆两个月,前来参观、开展支部主题党日活动的党员和群众已有9万人次。”“我馆珍藏、展出的与长沙党史有关的红色文物与资料,已经成为全市党员、群众开展党性教育与爱国主义传统教育的生动教材。一些年轻人也十分乐意到长沙党史馆来‘打卡’呢!”她说。


来自中南海的信件:背后有一代伟人对烈士女儿的嘱托


随着长沙党史馆讲解员周蕾的讲解,记者来到毛泽东主席写给武汉大学学生陈文新的亲笔信(复制件)展柜前。她告诉记者,这封来自北京中南海的信件,就是毛主席写给浏阳籍革命烈士陈昌的女儿陈文新的。信中鼓励陈文新要‘继承你父亲的遗志,为人民国家的建设服务’,一代伟人的殷切嘱托与期望,至今对我们年轻一代有教育意义。”


“武汉大学的校名题字,就是毛体字,就是从这封信上面‘拣’来的。”陪同采访参观的长沙党史馆顾问、原长沙博物馆副馆长周英这样对记者说。周副馆长在长沙文博系统工作50年,退休后被长沙党史馆聘请为专家组成员。她介绍,毛主席这封写给革命烈士陈昌女儿陈文新的信件原件,已按规定上交中央有关部门。


陈昌是湖南浏阳人,是毛主席在湖南一师求学时的同学与好友。1915年暑期之后,毛泽东发出以“二十八画生”署名的“征友启事”,征友活动的联系人即为陈昌。毛泽东与陈昌、毛秉琴夫妇一家关系十分融洽。在毛泽东的直接影响下,陈昌后来参加了北伐、南昌起义,为我党早期军事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1930年2月,陈昌因叛徒出卖而被捕,与杨开慧之兄杨开明一起牺牲于长沙浏阳门外。新中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陈昌为革命烈士。


父亲陈昌牺牲时,陈文新年仅3岁半。1948年秋,22岁的陈文新考入武汉大学农学院。1951年武大放春假,陈文新回到浏阳老家与母亲、大姐、二姐团聚。正是这次团聚中,母亲告诉了她们一家与毛泽东交往的往事,嘱咐陈文新回武大后给毛主席写一封信,告诉其全家的近况。


陈文新知晓这一切后,心情十分激动。回到珞珈山,她怀着崇敬和兴奋的心情给毛主席写了两封信,其中一封是代母亲毛秉琴写的,转达母亲对毛主席的问候;另一封是自己给毛主席汇报在武大学习情况的。信写好后,陈文新将信件投进学校的邮筒里,寄往中南海。


很快,毛主席给她亲笔回信了,信封上“武昌 武汉大学 陈文新同志收”几个大字苍劲有力。陈文新急切地打开印有“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字样的信函:“文新同志,你的信和你母亲的信都收到了,很高兴。希望你们姊妹们努力学习或工作,继承你父亲的遗志,为人民国家的建设服务。问候你的母亲。祝进步!毛泽东。”


周副馆长介绍,毛主席这封给陈文新的亲笔回信,当时在武汉大学激起了巨大反响。长沙党史馆今年7月1日对社会开放,参观者对这封信也是特别关注。后来,武汉大学校方将这个信封上的“武汉大学”四个字作为校名字体,一直使用至今。陈文新果然不负毛主席的重托与期望,后来成为我国著名的农业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长沙党史馆目前珍藏并展出了中国科学院颁发给陈文新的“资深院士”牌匾。


恢复高考第一年的准考证:见证时代巨变


眼下正是全国各高校新生报到入学的时候。年轻的“90后”“00后”们通过高考,大多数可以如愿走进大学顺利深造。他们不一定知道,“高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曾经只是年轻学子的一个梦,直至1977年底,迟来的“高考”消息一夜之间吹遍神州大地,被耽误的学子们纷纷奔走相告,仓促中捡起早已生疏的课本,两个月后就在忐忑与激动中走进了改变命运的高考考场。


“这张高考准考证,就是1977年恢复高考第一年的准考证。准考证的主人是一位在长沙工作的高级工程师,他向我馆无偿捐赠了这张准考证。”当日,记者走进长沙党史馆,很快就看到了陈列在展柜内的一张1977年12月5日湖南省招生委员会颁发、统一编号为012065的准考证。


“我来馆工作之前,也没有看到过1977年的高考准考证呢。”周蕾介绍,这张准考证的主人名叫李宇明,参加高考时已是25岁“大龄”学生,在长沙市一家工厂当了6年工人。本以为这辈子上大学只是一个遥远的梦,却突然听到“国家恢复高考”的好消息,他和几位工友急忙找出语文和数理化等课本“恶补”。当年的高考在12月中旬举行,考试科目只有语文、政治、数学和理化史地共四门,不考外语,从报名到参加考试仅有两个月时间。考试时,李宇明因心情紧张竟然手抖得无法下笔。


尽管当年的高考录取率极低,李宇明考试发挥得不错,最终幸运地收到了中南矿冶学院(今中南大学的前身之一)的录取通知书。之后他成为一名高级工程师。“我感谢时代和国家,让我们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李宇明感慨地说。


巧的是,他的一位朋友是长沙党史馆的陈列设计专家,在朋友的劝说下,李宇明将自己无比珍视的高考准考证无偿捐献了出来。